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中国已有1.25万门慕课上线 超过2亿人次参加学习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杨佳旭 [手机看新闻][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四川自贡市荣县将传统的陶、盐、茶三大独特资源禀赋转变成现实生产力和发展竞争力,因地制宜突出特色,推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2018年,荣县土陶产值超过10亿元;启动建设自贡井盐产业园,将形成集制盐、物流、包装、技术研发、食品精深加工等全产业集群;全县茶产业每年带动近5万茶叶从业人员增收8亿元以上。

荣县有“三宝”——陶、盐、茶。

论陶,四川自贡市荣县自古别称“陶乡”,4亿吨高岭土矿藏具有与宜兴紫砂泥相同的矿物组合和相似的矿物含量。说盐,亚洲最大的黑卤盐矿床和全球最优质的黑卤盐资源均横卧荣县之下。看茶,这里是四川三大茶叶优势区域中的川南优质早茶区,有茶园17.7万亩。

丰富的资源为荣县产业发展带来了巨大空间。然而,荣县县域经济多年来却一直特色不足、产业不强。为了将传统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近年来荣县在陶、盐、茶三大产业转型升级的道路上快马加鞭。

作为四川自贡市荣县传统支柱型产业,土陶、井盐通过“煤改气”“煤改电”变革生产模式、加速节能减排。污染少了,环境好了,蓝天白云在荣县已成常态。图为荣县长山镇得胜村高标准农田项目建成区。 蓉 萱摄

做好一捧泥—— 

既提升产能又追求工艺 

1954年,荣县在铁厂镇创立了国营五四陶厂。改革开放后,一大批土陶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在铁厂镇建立起来,那时的铁厂镇车水马龙、产销两旺。

但是好景不长。受制于工艺落后、环境污染,一部分土陶企业在市场竞争中或倒闭或被兼并。2013年,一场节能减排风暴在铁厂镇掀起,这里的38家传统煤窑一夜间被关停并转,重组后的9家土陶企业开始了大规模技改。

明峰陶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富伟是1982年开始学习制陶并进入这个行业的,“从最原始的煤窑炉到后来的燃煤倒焰窑,一直存在污染重、能耗高的问题。加上企业多、小、散,产品质量又不稳定,改造是迟早的事”。

在明峰陶业有限公司生产车间里,一列“小火车”满载着多种规格的土陶产品从红彤彤的窑炉里缓缓驶出,等待降温后质检。“这就是将过去传统烧制方式技改后的遂道窑,省时又省力,而且成形效果更好。”杨富伟介绍说。

“从2013年开始,土陶行业在节能减排、技术创新方面有了很大改善。到2017年年末,万元产值能耗年平均下降了4%以上,废陶回收利用率达80%以上,企业大气污染物实现稳定达标排放。技改过程中,铁厂镇9家大型制陶企业累计投入技改和建设资金2亿多元。全县60余家陶企形成了竞相追赶、创新创造的良好氛围,热循环节能梭式窑、新型实用陶瓷、环保陶瓷砖等技术创新成果不断涌现,获得了国家授权专利18项,2018年土陶产值超过10亿元。”荣县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张泽明介绍说。

现在,全行业30%以上的工序实现了生产机械化和半自动化,窑炉技术、机械化和半自动化程度在四川同类产品产区中处于领先水平,这为民生用陶和工业用陶实现量产奠定了基础。荣县民用泡菜坛产量已经占到了全国市场份额15%左右,工业用储酒坛全国市场份额占比达30%以上。

2017年,荣县被命名为中国(西部)陶都后,慕名而来的客户越来越多。除了工业、日用陶之外,部分企业还向民用艺术陶方向发展。

“手工制陶是一项历史悠久的传统工艺,既符合现在人们对陶瓷制品返璞归真的要求,也体现了产品的独特性。”在荣县双龙陶业有限公司生产车间里,入行20多年的黄泽强将陶泥放置在车轴上,用脚踏板控制车轴转速,再用手将陶泥塑造成形,然后干坯、修坯、烧制。

“做陶需在坚持传统中找到转型创新的路子,小而精的陶器才能脱颖而出。”在自贡华邦陶艺有限公司陈列室里,一个个装饰着神话人物、秀丽山水的陶瓶依次陈列,有的清新典雅,有的鲜艳夺目。代晓岗和妻子在2012年创立这家企业之初,主要生产坛、罐。为了转型,代晓岗“三年三下景德镇”——2015年,他从景德镇带回两位工人,研发青花陶。精美度虽然达到了预期,但量产这道坎还迈不过去;第二年,他学会了一种新的工艺——注浆。注浆就是把泥浆浇注在石膏模里面再塑形、烧制,适用于形状复杂或大件制品的批量成型;第三年,代晓岗学会了不同器型的制法和浮雕工艺。

现在,华邦陶艺已经不再大批量生产大容量陶罐,取而代之的是样式精美小巧的定制酒罐、艺术陶。去年,公司年产值突破了2000万元。

2019年4月份,荣县人民政府与景德镇陶瓷大学签约,将依托景德镇陶瓷大学的技术和人才优势,加快推进全县土陶产业转型升级,形成百亿元规模的产业集群。“规划到2020年底,全县土陶产业结构、产品结构、产业集中度得到优化,生产自动化、智能化、创新研发和设计水平明显提升,区域品牌影响力和产业竞争力进一步增强。”张泽明说。

在驰宇盐品有限公司中控室,生产流程中的每一道环节都显示在4台电脑屏幕上。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刘 畅摄

做精一粒盐——

延伸“有盐有味”产业链

自贡素称“千年盐都”,荣县乃“盐都之源”,拥有巨大的盐卤资源。上世纪60年代,自贡提出以盐业为基础,发展以化学工业为主建设化工城的规划,自贡的盐及盐化工产业开始起步。

“1969年,荣县长山镇有了第一家平锅制盐企业。所谓平锅制盐,就是将卤水放在锅内大火熬干,待水分蒸发后,析出盐晶体。这种制法只能生产食用盐,缺点是劳动生产率低。”四川自贡驰宇盐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钟建国介绍。

围绕荣县的长山盐矿,县盐厂、乡镇盐厂等多种经营模式的10多家制盐企业在上世纪80年代纷纷建立。一直到1990年,自贡鸿化厂和张家坝制盐化工厂两家企业日渐发展壮大,工业用盐需求进一步提升,自贡从荣县开始出现真空制盐技术。

20世纪90年代后期,自贡工业经济逐步衰退。受此影响,传统制盐企业连续多年亏损。本世纪初,借自贡实施国企改革和盐业整合的机遇,自贡盐厂纷纷剥离不良资产,扭亏为盈,利润和税收稳步增长。

2010年,四川自贡驰宇盐品有限公司整合重组了5家制盐企业落户荣县,形成了年产食用盐30万吨能力,生产规模在全国处于中等水平。

在荣县县长郑小清看来,当地井盐在国内市场占有率原本就较高,加之2017年盐改新政出台以后,井盐产业更是迎来了发展机遇。

充分的市场竞争为驰宇盐品拓展了销路,技术改造则为企业提升了劳动生产率,实现了节能降耗目标。

混卤桶液位、盐浆桶液位、Ⅱ效蒸发罐……在驰宇盐品的中控室里,生产流程中的每一个环节都体现在4台电脑屏幕上。“从2012年开始,我们引进了德国的设备和技术,实现全过程自动化控制,已形成输卤、发电、蒸汽、制盐联产产业链。”钟建国介绍,技改总投入约2.5亿元。

钟建国介绍,要实现传统产业发展方式转变和结构优化升级,就要避免同质化竞争,突出发展具有高附加值的拳头产品。除了原有的食用盐产品外,驰宇盐品和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合作,相继开发出了康疗保健盐、医药用盐等产品,与清华大学共同研发的“天然富锶盐”已申请国家专利并实现了成果转化。

如今,荣县紧盯这一优势资源,又启动建设了面积4.6平方公里的自贡井盐产业园。“园区建成后,将形成集制盐、物流、包装、技术研发、食品精深加工等全产业集群。”郑小清说。

对于拟入园的四川久大盐业集团公司而言,搬入园区不仅离长山盐矿更近,节约了运输成本,而且企业退城入园也可以减轻废水、废气对城市环境的影响。目前,驰宇盐品正谋划着入园后将产能拓展至100万吨。

到2025年,自贡井盐产业园食盐及盐的精深加工业产值将力争突破25亿元。“作为龙头企业,入园后我们还将实施年产100万吨蒸馏水综合利用项目,可以带动医用盐水、苏打水、饮料等产业发展,项目投产后,可实现年销售收入2亿元以上。”钟建国对园区建设信心满满。

做大一叶茶——

既打响品牌又惠及民生

“荣县种茶历史悠久,农村几乎家家户户种茶。回顾计划经济时代,虽然茶叶的流通渠道比较少,但通过供销社计划调拨,或是外贸企业在荣县建立收购站点,每到采茶季节,田间地头都是一派繁忙景象。”四川龙都茶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古亭说。

上世纪90年代,荣县兴起了一股花茶制作热潮。随着制作花茶的小作坊不断增多,整个行业变得有些混乱。为了规范花茶制作标准,四川龙都茶业(集团)有限公司严格选料,提升工艺,生产出龙都香茗花茶,一举在四川乃至全国打响了品牌。

品牌带动作用和可观的效益影响了荣县的制茶工艺,进而带动一批个体企业和乡镇企业蓬勃发展起来,到90年代末期,荣县已经有了20多家茶企。“荣县的茶叶上市早,早春茶2月中旬就能全面上市,名优鲜叶的品质吸引了不少外地茶企目光。”荣县农业农村局局长朱和能说,从2003年开始,荣县逐步成为很多品牌绿茶的原料产地和加工基地。

“曾经我们荣县的茶厂以作坊式为主,生产环节比较随意。”朱和能说,直到2010年,四川龙都茶业(集团)有限公司从老城区搬入工业园区并投资8000万元修建厂房、改造技术,起到了很好的带动作用。

“如今,传统的茶叶种植正随着规模化、规范化逐渐演变成致富产业,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茶’返回家乡。”四川黄金叶茶叶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奇红是一位“90”后,2012年大学毕业后,他选择回到家乡管理企业。

据朱和能介绍,现在荣县共有茶叶加工企业33家,其中省级龙头企业3家,茶叶专业合作社38户,种植大户387户,茶叶机采率达71%。县里每年都会推荐龙头企业管理骨干到浙江大学等高校接受培训,提高管理水平和经营能力,荣县还大力开展以茶叶家庭农场业主、种植大户为主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训。

产业在发展,观念在转变。“荣县原本就有‘绿茗春’‘黄金叶’‘春兰芗’等商标10多个。”据荣县科技和经济信息化局局长郭孝谦介绍,荣县是四川省绿茶出口基地县。数据显示,全县14家企业生产出口茶,2018年出口茶产值3亿元左右。

“茶叶的另一大特点就是带动增收能力强,全县每年带动近5万茶叶从业人员增收8亿元以上。”正如朱和能所说,从一片叶子到一个产业,茶产业富裕了一方百姓。按照规划,到2022年荣县将实现茶园总面积20万亩以上,茶叶产量2.5万吨以上,茶叶综合产值30亿元以上。

发展县域经济是四川决胜全面建成小康、建设经济强省的坚实基础。目前,与荣县一样,不少区县正在把独特的资源禀赋、产业基础、区位优势变成现实生产力和发展竞争力,因地制宜突出特色,推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刘畅)

(责任编辑:刘江)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anxingbp.com